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134|回复: 7

王霁良诗歌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9 20: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霁良诗歌10


镜前

常常不由自主走过去
想透过它看清自己,看清
自己的生活
里面的人朴素、向善
愿意坐下来,跟我仔细谈谈
而我只是站着,坐不住
稍一转身
欲望便挤走了灵魂



夜间北去的列车上

你提前十天也买不上卧铺票
谁在操控?票都不一定知道
深夜,那些连座位也没有的人
没有尊严地蜷曲在过道、车厢
隐角的铁板,以及座位下方
昏昏沉沉,缩成胎儿的模样
这就是我们的民众,最广大的
民众,自从娘胎里出来
舒展身子活过几回





一株树

你看它
多像一个孤独的怪客
游走在荒凉的山脊上
它确实在移动,四无依傍
不断变换身姿
山脚下,果实染红了林端
而它寂寞地留在上面
留在裸崖前


山路蛇一样向上游走
我和那株树都静静地站住
望向周边黛青峦齿
远呐,它们都在高坡那边
都在视野的低处




那一地的黄花

还记得去年春天看黄河吗
我们执手并肩走下堤岸  
那一地黄花
犹似漫来的滔滔河水
漫进堤下农田
亲近周边的庄稼

我们在二滩槐树林漫步
热议今后生活
热议着今天
而今天一个人驻足岸边
黄花漫漶的河流
向下游城市的你
传递春天的温暖
它能否告诉你
有一个人还立在河畔




一声雁鸣

一声雁鸣被我眺望
秋日青空,那孤独的羽翮
冒着一枪摘下的危险
收纳瞳孔


南归,南归
一个神经质的人跟着想起故乡
伫立山冈之上
为那决绝的身影行注目礼
我们都是落单的异类





在生活的另一维度

在生活的另一维度
曾经属于我的
喧嚣场所,浪漫的去处
很中心的位置
都不在这里
现在不再眷注于它们
不再如理智授意的那样
我更愿意生活慢下来
在这个有泉水的城市
像一只湿漉漉的迟笨的蜗牛
只是偶尔抬头看一眼
这个城市无际的轮廓




车过东鱼河

当羊群像散了架的草垛
从东鱼河堤岸滚下来
放羊的二老伯迎着风站在高处
看了看这边
也许他压根儿就没看什么
只关心有没有羊儿啃进麦田


一定有一些冲动
使我忍不住回头望了望他
望了望野雀出林野花盛开的河岸





母亲,我正离乡而去

直到今天  在您的叮咛里
我还是那个不争气的孩子
每一次别离
在天的一角下  都那么匆忙
您的儿子  被命运投扔的人
感受身后温暖的目睛
就像日头落后的霞光
忍不住回望几回回
浮在麦田之上的村庄


母亲  我正离乡而去
透过纷乱的雨丝看您站在门口
渐渐站成老屋檐的一部分
落檐雨水一样的人呢
年年不离旧巢窝
每一次离乡
我都怀着永别的恐惧



怀抱经书的人还在路上
我不歌唱那些勉强的事物
不想奉上并不真诚的感情
我没有什么村、镇,以及以地域名义
勉强要歌唱的事物
回顾被打磨得遍体鳞伤的生活
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完美过
即使越过人世界限,雷滚似的凶兆
依然显现
黄昏,怀抱经书的人还在路上
漆黑的夜在前方等他
并没有谁的召唤,包括上帝
上帝已经孤孤单单,已经无法
赋予你更高的使命,他又能宽宥谁
我想我能做的,只是描述我遇见的
这些人,描述人的疾病
我自己的疾病




河滩(叙事诗)

河滩上的身影
立于堤岸,残阳下的
水面,燃一层流动火焰
这儿没有水流之音
只有下到河滩,才能听得呜咽

河边晃动两个小小的身影
可是他永远长不大的长兄?
故乡,久违的河岸
哥哥们并未走远

大水
那浑黄的水头,年年来
女人经血一样及时
那一年春像守了很久的童贞
要寻一条发泄的河道
整个河床就是液态平原
太阳把密密层层的波浪照得发亮
连天空也似汪洋流淌……

那是怎样的一片水啊,带着
雷霆般震慑人心的凶险
考验鲁西南多灾多难的河滩
巨大的水头卷上二滩
隆隆响着,摔碎在堤岸

——发大水啦!
惊慌失措的人纷纷逃向救生的
高土台和大堤
大水打着漩涡冲倒土坯墙
冲倒陈年劈材垛一样的房屋
冲走来不及上堤几成鱼鳖的人
一簇簇灌木,那是榆树露出的顶梢
木板、树枝、劈材,流矢一样
从上面疾驰而来……

奶奶
坐在麦秸垛上呼喊的人
那是奶奶,她漂过去了
麦秸垛浮在水面越冲越小
越冲越矮,很快漂向河心
奶奶呼天抢地的声音没了
麦秸垛散成一滩打旋的浮草
散向远方……

一向孝顺的独子啊!他的父亲
抱她上去,以为那垛上安全……


木头
娘!父亲大叫一声
碗口粗的梁木瞬间打横
夫妻俩扯紧俩儿子
抱住木头向下游漂去
两个儿子,他的两个哥哥
一个十一、一个九岁
哇哇地哭,抱不住木头

利刃一样,冰凉湍急的水
切割他们的肢体,波浪
一股股缠绕,豁啦啦打起漩涡
木头翻着滚,他们一次次翻落水中
又一次次被扯上来
父母要拽住儿子,就控制不住木头
木头打起旋,不时把人甩出去

河心
大堤矮得如一堵短墙,堤上人
徒劳地跟着向下游跑
手里拎着绳索,呼喊着
眼睁睁看着河里四个黑点
一会儿成了三个,一会儿
成了两个,木头不仅靠不了岸
反而冲向河心

——天要灭我全家啊!
跟洪水搏斗精疲力竭的父亲
仰天喊道,还没喊完,就见
女人一侧身把儿子推下了木头
一转眼他们都没影了

她惨叫了一声儿啊——
父亲嘎着嗓子大骂,驴日的!
你狠心害死大小、二小?
她不回头,任他不成体统地咆哮

眼见游到岸上
看着踉踉跄跄奔过来的男人
她像母鸡挣出水,抖索着身子
拳头堵住嘴,哭着,咳嗽着
——啥法子?只能顾大人,再给你生
两人嚎啕着,抱到一起……


父亲
父亲在哀痛中醒来,36岁
重新得子,他读完大学
他已老了,成了鳏夫

现在他一个人住在滩区
大堤以内已经没有村庄
堤上修了柏油路,一个个村子
紧挨柏油路外面,就像
一串瓜秧上的苦瓜,父亲
成了一粒瓜种

母亲
母亲走了,随癌细胞走了
她不能习惯儿子们总不在身边
现在她永远和二儿子在一起
一直就没有寻得
奶奶和大儿子的尸身

想着母亲,好像她也在河滩坐着
记得那一年,水患过后,红薯
全淹在地里,他坐进漂浮的大铁盆
他的头比母亲还高
她紧紧抓住盆沿,父亲则一个猛子
又一个猛子扎下去,一次次
把地垄里的红薯摸上来
放进盆里


凝望
黄昏,因昏暗
而平静的河无声流淌
他的眼里透出幽如远山的哀思
仿佛听见他们在召唤,他们
就在河边嬉戏,提着
草茎串起的小鱼儿
交替倒着脚,脚底板搓着光光的脚背
不时抬眼看看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8: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王主席新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8: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含蓄,深刻,耐品!王老师好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8: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精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0: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2 21: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问好王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4 21: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佳作连连,拜读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08: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荷塘清风 发表于 2018-4-4 21:23
王老师佳作连连,拜读学习!

谢谢赏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4-22 05: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