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登录
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返回首页

王霁良的个人空间 http://rfw.cc/?4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外国文学作品里的长句,无论兼语还是连动,中国作家,掌控不了——

已有 77 次阅读2017-8-10 21:39

※你每次走进这间屋子时畏缩得像只打翻了牛奶的猫。

 

※我向你保证我并没有把这一切都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们站在一大片在黄色的日光映照下显得郁郁葱葱的草坪边上。

 

※总之我的行动没有任何一点值得一个做父亲的向他儿子说你刚才对我说的这番话。(小仲马《茶花女》)

 

※你是不是非逼我说出不起任何作用但会害我犯下罪过的话才高兴?(曼佐尼《婚约夫妇》)

 

这种痛快情绪是一个击剑手发现对手并不像自己所以为的那样可怕时所感到的情绪。(斯韦沃《泽诺的意识》)

 

※同时脑子里却又梦想着怎样把那白脸蛋和发红的黄头发压在我的枕头上。(斯韦沃《泽诺的意识》)

 

※我一想到这些,就会对自己竟然如此奇怪地在我父亲死后而不在这之前对我本人和我的前途产生这种绝望之情感到惊讶。(斯韦沃《泽诺的意识》)

 

※人们就想看一看他们所说的话是否配得上在说话时所花费的那点子力气。(斯韦沃《泽诺的意识》)

 

※从那悬在天上的只能看到而不能摸到的天体直到笼罩着死亡的那种神秘感。(斯韦沃《泽诺的意识》)


※她比蔑视她的这整个世界具有更高的价值。


※我知道他们已经认识到了我在同模糊朦胧的黄昏作斗争并且冷冷地等着看我是否能坚持到街道的那一边房子亮起第一盏灯。


漂亮

酷毙

雷人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18 12: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