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登录
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返回首页

王霁良的个人空间 http://rfw.cc/?4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王霁良诗歌印象

已有 339 次阅读2011-5-17 09:53

王霁良诗歌印象

                    吴永强

  2006年,我开始了真正的诗歌创作。5年来很多时光在写诗和读诗中度过,对诗的理解也在不断变化着,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模仿期,几乎见一个人模仿一个人,写成了四不像,然后再换一个人。今天学海子,明天学北岛;有时候崇拜李白,有时候喜欢秦观。可是在写诗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始终没有变过,就是故乡。

 不管语言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始终对故乡念念不忘。随着在外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家的次数也在增多;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也在逐渐变化。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人心早就不知成了什么样子。写到后来就成了自欺欺人,矫揉造作,硬捏起来的情感读着硬邦邦,没有质感。于是就停下来,一边阅读别人的诗,一边思考。

 在我的阅读世界里,霁良兄给我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当然,除了故乡,霁良兄诗歌的视野非常广泛,我仅仅从他的诗歌世界里抓出几个小的痕迹,表达一下我的看法。霁良兄和我有着大致相似的生活经历,贫瘠的乡村,绝望的都市,城乡二元对立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成为他的诗歌里面非常重要的表达方式。

 相对于我很多时候的无从下手,霁良兄的诗总能够一下子抓住问题的本质,然后举重若轻,给人沉思。比如这一首:《张三哥家的二小子》,作者用白描的手法来告诉你那个17岁的青年如何在打工的工地上死去,没有任何不必要的修饰,农村生活的残酷一下子呈现在我们面前。尤其是最后几句:“今天我们坐了拖拉机/赶过去,不是医院是火葬场/打工的张三哥还在南方”。读到这里,思考有了,悲哀有了,好像还没完,这就是诗的绝妙之处,不是说没写完的诗都是好诗,但是好诗一般都是没有写完的,味道在诗外。

 仅仅只是举了这个例子,来说明我对这首口语诗的喜欢。与霁良兄认识一年有余,偶尔喝酒,偶尔谈诗,能够感受到诗人的一腔热情,想必每每月黑风高的夜晚,诗人独坐案头,陷入沉思。城市、乡村、生存、人性。诗歌贵在品质,能够坚守品质的诗人都是伟大的。写污泥有如莲花,写大粪有如美味佳肴。不人云亦云,不无病呻吟,不风花雪月,试图书写一代人的心灵创伤,写的是自己,疼痛的,是我们,是这个时代。

 在写诗上,我和霁良兄存在着一些风格相近的地方,总感觉作诗时宽度有余深度不足,这一点霁良兄做得很好,读他的诗,不时会受到启发,这个启发非常重要,很珍贵。

 而单纯从阅读感受上来说,多年来我一直用一个笨重而屡试不爽的方式验证一首诗的好坏,那就是:读一遍,能不能让我陷入思考,这个思考更多时候不是理性的思考,而是感情的迸发。一首诗写完了就什么都结束了,我相信这肯定不是好诗。在通读霁良兄的诗时,这种思考的次数大大超过很多人。我相信,这就是好诗。

 

附:

《张三哥家的二小子》

张三哥家的二小子,17岁

额头的红粉刺麦粒似的饱满

他在县城“刷大白”,就是粉刷住宅楼的

外墙面。楼顶边缘30厘米高的女墙下

一袋栓着绳子的水泥躺在那里

绳子越过女墙坠下来,豆芽似的挂在墙上

下端栓一块木板,二小子在上面荡秋千

晃呀,来回地晃呢

粉刷了左边,还要粉刷右边

昨天,女墙下的水泥还在

绳子滑脱了,二小子像春天县城碰落的小芽苞

新楼再也跟他无关了。今天我们坐了拖拉机

赶过去,不是医院是火葬场

打工的张三哥还在南方


漂亮

酷毙

雷人

鸡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1-18 12:1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