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83|回复: 1

诗人之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5 17:3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读特朗斯特罗默和罗伯特勃莱的书信集,很有感慨。两位大诗人一个在瑞典,一个在美国,却从青年时代开始,保持了近40年的书信往来,令人钦敬。
    时间上溯到1963年,特朗斯特罗默这年32岁,他读到罗伯特勃莱主编的《六十年代快讯》,认为里面几个美国诗人的作品不错,便给编辑部写信,想翻译。罗伯特勃莱之前知道这位瑞典意象诗人,他自己就是玩深度意象的,惺惺相惜,从此通过书信形式进行了几十年的诗歌交流。
    罗伯特勃莱生于1926年,比特朗斯特罗默大5岁,1985年他60岁的时候,还在和特朗斯特罗默探讨诗之意象,他信中说,“有时我用诗的意象钻山潜水,但现在却常遭到诗里难度的挫伤,我被内心严肃的形象包围,它们用某种东西和我作对,或用朗诵给我带来诗行,于是我找到很快变成一只火鸟的意象,我修改它,于是我们飞出森林,飞回我那舒适的中流水平。”60岁的中国诗人,创造力大多锐减了,而勃莱还担心回到自己的中流水平,写不出更优秀的作品(实际上他到了90多岁还在写,还有上佳之作。我读两人的意象诗,觉得勃莱最好的诗还是他的《三诗章》中写大黄杨的,而特朗斯特罗默最好的是写山上长出的蘑菇是人的手指,真不知他是怎么联想到一块儿的?
     他们甚至连散文诗也进行了探讨。特朗斯特罗默在信中说,“一首散文诗不同,它不追求普遍说教,它激励我们回到最初所看到的东西——在结论横冲直撞地到来之前。”“我写到,‘人性渴望自由!’或‘人的价值不可贿赂!’。我喜欢散文诗让原初的观察鲜活地存在。”
    几十年的交往,自然也探讨一些别的,特朗斯特罗默致信说,“奇怪的是,在我们这个世纪,高调,提高嗓门的方式,并没说出多少原创的思想,似乎原汁原味的思想只出自于平静温和的声音。”甚至谈到了苏联的窃听器,说那是“幽闭式的反人性技术恐怖”。1970年春特朗斯特罗默去苏联旅行,费用由瑞典学院支付,因为在苏联有人朗诵他的《半完成的天空》,里面有“我们冰川时期/画室的红色野兽”,便被视为危险的政治诗人,苏联政府专门安排几位会瑞典语的官员来会他,而且每天午夜都有人打电话,只要一拿起听筒,对方立马挂死。后来特氏专门写了《给防线背后的朋友》,寄给勃莱,里面有这样的诗句,“信落在审查官手中,他打开灯。/灯光下,我的词语像笼子里的猴子飞蹿/抖动,静立,露出牙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5 21: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0-19 2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