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343|回复: 1

黄石诗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7: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喊父亲

小时候
我通常到田野、地头、山坡、湖边
喊父亲
大声地喊,声嘶力竭地喊
一直喊
喊到父亲答应
或者走身边,为止

父亲一年到头早出晚归
无论中午、晚上
我几乎都在饭熟后喊父亲

有时候,父亲摸着我的头说
喊个鬼!
然后牵着我的小手回家

如今,回故乡
站在村口
我也想喊父亲
可我喊不出声来了

就是喊出声来
喊破嗓子
我的父亲也不会答应了

但我还是想喊
在内心深处喊
哪怕喊个鬼出来
还是想喊、想喊……

/向天笑


距离

我躺在她身边
她不会梦见我

我离她百米之遥
她总能在梦中找到我

我在地上煎熬
她再苦也含笑

我若在地下安睡
她会不停地哭

/卢圣虎


整天,我反复坐一辆车

我用一天
的时间无所事事
从车站这头搭车
坐到另一头,反复坐
两眼空洞。窗外
榕树,痒痒树一闪而过
上车下车的人
有的抬头瞄一眼
觉得我无家可归
我也会在站牌底下
焦急地等一个人
这个人我不认识
我十分想念他

/陈永祥


天生的

樟树褶皱的皮肤是天生的
它体内的香也是天生的
斑鸠不与人为伍也是天生的
它对人的防备也是天生的
我内心有天生的怯懦
我至今也不与强者为伍
我欣赏樟树皮肤天生的褶皱
它们形成一种委屈的美

/胡晓光


苦难

针尖不断地给身体内的病毒注入能量
让它们疯狂地爆发
我多了一些灾难

一些苦难放在心里
一些苦难放在躯壳里
放不下了就放在墓穴里

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我独自盯着输液管嘀嗒
输液管长长地牵着我的手

/石高才


0007.jpg


在上海巴俪赞酒庄虚度时光

市郊。延伸的绿色波浪主要由
大樟树、小叶榕构成,小草们挽起手
围着巴俪赞酒庄跳舞。这是
从朋友发来的视频上看到的景象——
类似城堡的建筑内
松木酒桶箍紧一片海,仍有芬芳的香气
传递出迷幻色彩,让坐着的人平静。
一瞬间,我的心也安详起来
这奇妙的感觉并不让人费解——
我的体内升起桔色黄昏,进而
听到了来自遥远异乡的某人平静的呼吸。
时间到了,我们都会离开
从酒庄冰冻四分钟的金黄液体
从热浪包裹的办公楼,甚至
从我们内心深处幽密的丛林。是的
我们都会离开。唯有时间永恒
——在我们虚度之后,它仍然
保持着自身旋转的魅力,供人虚度。

/胡耀文


李天赋

与生俱来会看天
老天赋予他水光之身

李天赋在砖厂三十年
砖厂的土砖坯从没淋雨受损失
他看天的本领
让砖厂的经营红红火火经久不息
同事说,李天赋像一块砖方方正正
有了李天赋,大家都会富

有人一生只看懂一次雨水
李天赋琢破红尘,看懂了三十年
他知命不算命
知阴阳不看阴阳
知脸色不看脸色

李天赋一辈子有五个女儿
他的绰号就叫老天
也是五个女儿的老天

/胡佳禧


大冶大雪

终归没能忍住
大冶昨夜下了一场大雪
我在床上看书
妻子在枕边打鼾
一只麻雀在窗台上扑腾
我读一句
麻雀就扑腾一下
妻子鼾一声
我的心就跳一回
我为那扇窗户而苦恼
那块干净的玻璃为我而羞愧
不久睡着了
眼镜钻进温暖的被窝
台灯恍惚
看见书中的文字
变成一群麻雀向窗外飞去
去为那一只取暖

/吴蒙


清明看父母

一年未见,你们居地又有变化
清明草开满花朵,比去年笑得更欢
金樱子、杂毛草和刺藤拱起老高
一镰刷去,虚空一大截
像你们生前瘦骨嶙峋的腰身
坟包下沉许多,形状不太规则
什么东西使你们还像从前一样不堪重负
据说空气多了一些颗粒,水中含铅
这些你们是否还和从前一样无法拒绝
有些事物不用担心,比如畅销的转基因蔬菜
你们生前舍不得购买,以挑粪自种为乐
比起去年周围环境更寂静了,鸟鸣少了
杉树缺乏修剪,碎草封路青藤复活
村庄的孩子少了许多,没有以往吵闹
你们不喜的生育政策有些松动,可儿媳老了
而我有些驼背,很多事情承受不住
这世界太喧嚣,日子防不胜防
你们衣服还像儿时一样宽大就好
我想钻进里面哭一阵,让心灵安静一会

/周承强


乌鸦

早说过
不要诅咒乌鸦
越来越低的沉重
仍在鸣叫

搬离自己
不留下痕迹
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
乌鸦的翅膀
一下一下擦试着

夜还没来临
爬向天空的那一点黑
像闪动的眸子
看见低处的人间
还有那么多污点

/田圣堂


Y{SMAYK1JK)]A8}


欲望是一滴隐形的水

左手是爱,右手是恨
它们握在一起不是相互抵消
而是相互勾结,勾起的欲望是一滴隐形的水
不会消失殆尽,只会泛滥成灾
乖乖,我爱你的厚嘴唇
却从来不想亲吻

/燕子飞


去宋庄

我去宋庄
一个人前往
就如1996年
我奔向我的出生地

在宋庄有什么
在一位禅家的画展前  
一尊石造的佛像对着一面镜子
跏趺而坐
我走过去
在镜子里我看到了自己

我一直在行走
从出生地出发一直向外追寻
佛却坐在这面镜子前
只看自己

/曹红燕


一只鸟

一个人,一座山
一块石头,一棵树
一个苍穹
一只鸟

它眼含露珠
嘴叼群山
清风上
一对翅膀包容着天地万物

这真是个奇迹
它为谁降生
它为谁飞翔
它为谁一次一次地出发

为了与白云相聚
它加快速度飞翔
风像刀子不停地修理它
就当是刮骨疗伤吧

/刘素珍


柯尔山

风吹着,柯尔山的石头和落叶
照样寂静
俯下身来,观望前世的一片树林
寻找一些熟悉的影子

袁家湾消失多年
老屋了无痕迹
抽象与虚无
验证着时间的魔力

山林间供奉着亲人的碑石
老樟树的叶子闪出他们的灵光
清风从远方寄来几片绿芽
抚慰着人间落魄之心

火棘花正在开放
春天彰显着初生之美
时光吹拂着大地万物
亦欣喜,亦慈悲

/徐德水


味道

土豆切丝 萝卜切片 红薯切块
不同切法 烹调出来的味道不同
落刀时 没有一个人会过多思索

就像老天切割我们的命运
齐整或是破碎
轻轻地 只如经筒里随意摇出的一支签

日月总是东升西落
诸佛高坐 皆是一脸慈悲

/彭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09: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诗人佳作,谢谢安安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2-12 00: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