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查看: 345|回复: 1

赵方新:方兴未艾的齐河当代文学艺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8 22: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兴未艾的齐河当代文学艺术

                                                    赵方新

  文学艺术是社会历史发展的附丽,每个历史时期都有不同于其他时期的文学艺术。  

考察齐河当代文学艺术的发展脉络,其时间上限当发生于建国之初,下限止于当前。但因前期相关资料保存很不完备,加之当时国家的主要任务是恢复国民经济、保障民生供给,文艺一事即非当务之急,也非必需必要之物,因此也就任其自然,由此造成了文艺发展滞后于社会发展的局面。更为严重的是,其后政治运动纷至沓来,文艺几无呼吸的空间。所以,我们能够详加梳理的齐河当代文学艺术,实际所指,主要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后,尤其是最近二十多年的初有小成。

齐河当代文学艺术创造了无愧于这片土地的成就,以其特有的齐河气派为世人瞩目。

     第一节 齐河当代文学艺术发展的概况

齐河自古就为我国南北交通的结点,号称九省通衢,历来是各种文化交汇融合之地;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流经此地,赋予了齐河厚重深沉的人文沉淀;齐河与山东省省会济南隔黄河相望,向来与济南有较为密切的文化交往,极便于接受这座文化中心城市的辐射,这给予了齐河文学艺术相对宽阔深邃的视野和背景。凡此种种,造就了齐河文学艺术既根植于深厚的传统又具备一定外向度的特征。

齐河当代文学艺术在文学、书法、美术和戏曲方面的发展较为突出。文艺的特性之一是审美性,但又具备一定的教育性;应该说教育性是从属于审美性的。不过,现实的情况却非如此,往往是因形势所需,过分强调教育性,从而使其凌驾于审美特性之上。特殊国情使然也。正因这种文艺指导思想大行其道,所以凡是能够较为便捷地为现实服务的艺术门类,就能得到政府部门的积极支持。齐河戏曲曾经有过两度辉煌,皆因其能直接发挥寓教于乐的作用,甚或过度化的宣传作用,而得到强有力的扶持。相对于此,文学、书法、美术很大程度上处于自发或半自发状态。恰恰是获得较大财力物力人力投入的戏曲,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市场经济冲击之下迅速衰败,最终以县剧团无法维持、进而解散为标志,跌入低谷。齐河戏曲也就风光不再。

齐河当代文学创作以诗歌最著,其次是散文和小说。

诗歌方面的代表有朱多锦、张庆岭、韦锦、谯英伦、魏保和、国洪玲、侯寿伟等。朱多锦的诗歌长于思想性和思辨性的书写,重视诗歌本质的艺术呈现,在现代叙事诗创作和诗歌理论研究上也颇有建树;张庆岭的诗歌以冷峻的抒情和雄阔的气势而见长,他善于发现芜杂生活背后的诗意,以小切口进入大诗境;韦锦是位探索性的诗人,他的诗歌笼罩着浓烈的家国情怀和批判意识;谯英伦的散文诗创作曾经走到了省内前列,华美而优雅的抒情,探索灵魂深处颤栗的细腻笔触,无不表现出英伦丰富而敏感的才情;魏保和的诗歌质地朴素稳健,往往用日常的细节撩拨读者情感的神经,对底层的关注使其作品弥漫着一股悲悯的情怀;国洪玲在诗歌写作上表现出了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温婉,纯美的情感特质、灵动跳荡的诗思和古典的韵律,赋予了她的诗歌秋林远山般的气质;侯寿伟的诗歌具备了现代诗歌的气质,常以冷冷的诗思描画日常生活的本来面貌。

散文方面的代表有华锋、徐茂顺、赵方新、姜仲华、朱长新、李学民、石勇等。华锋的散文创作开始较早,作品萦绕着一种传统文人的情怀,他对故土人文历史、风物典章的记述表现出浓郁的乡土寻根意识;徐茂顺的散文富有个人趣味,经常把笔触探入灵魂深处,具有较强的反省意识;赵方新的散文大多表现对逝去乡土的追忆与对现代人“游子身份”的焦虑,叙述风格多样;姜仲华的散文以感悟性的小品为主;朱长新的作品呈现出一种追问的态势,他就像一位追寻者,叩问着苍茫大地,思索着历史人生,他对小说化散文的探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李学民的书写从未离开生活的视野,他似乎并不想借助文字的华美炫耀才华,只是在文字的流淌间述说着自己的感受和人间的冷暖;石勇的散文语言鲜活朴野,富于张力。

小说创作方面,于英龙、解永敏、高洪玉、王新艳、魏海亮可为代表。于英龙是在齐河当代文学中具有开创意义的作家,他早在1957年5月就于《少年文艺》杂志上发表了短篇小说《母女间》,其后一直活跃到“文革”前夕。他的小说多为短篇,一时一事略加点染即成篇什,因受时代影响多带有通讯短平快的色彩;解永敏的小说经历了从乡村题材到城市题材的过渡,艺术手法以传统叙述与现代叙事相结合,侧重表现现代人的生存困境;高洪玉的小说长于故事的铺衍,叙事大开大合;王新艳擅长于刻画人物的内心,具有女性作者精雕细琢的风格;魏海亮的网络小说《第一保镖》系列,在几大门户读书频道具有很高的人气,被誉为“中国硬派保镖小说第一人”。

齐河建国后的文学创作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其发展走势大体与国内文学大趋势一致。纵观齐河的文学创作,清楚地表现出以下特点:乡土性特征,现实主义风格,传统内敛的保守主义。齐河的作家们深受脚下的土地影响,洋溢着浓郁的乡风俗韵;他们对现实生活抱有炽烈的热爱之情,投之以深切的关注,较多地把笔触伸向底层人物的内心,歌咏个体生命的光华和卑微的尊严;因为齐河所在的大的文化范畴为鲁文化,长久受其浸润,其保守性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齐河文学因循有余而创新不足的弊端,至今缺少高山长河般的大作品。

齐河的书画传统悠久,历来不乏翰墨名家、丹青高手。书画艺术既为普通大众所喜闻乐见,又可在非常时期发挥宣传作用,所以既未曾大红大紫过,也没有式微没落过。齐河的书画创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较为活跃,这固然跟齐河人素来喜好此道有关,更与文化部门的推波助澜关系至切。建国初,活跃于省内国内书画界的戎玉秀、潘中亮、赵建源等借用版画、漫画、年画、国画多种艺术表现形式,积极参与火热的建设,讴歌朝气蓬勃的新生活,他们的创作洋溢着明快的乐观主义色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韩锦堂和李庆新崭露头角,表现了深厚的笔墨功底,创作了一大批贴近时代的高质量作品;八九十年代,刘德润、冯凯、王长水、王道温、常清海、王雪山、付合远、傅峰远、张延清、王朝俊、朱新达、李建华、王剑军、韩德光、张立昌、耿霞等一批书画才俊涌现,有的在县内驰骋墨池丹山,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有的走向全省全国,在更广阔的平台上与名家切磋较技;新世纪以来,以刘冬、孙茂同、曹万军、刘峰、耿仁彬、肖芹等为主的青年书画家也展现出不俗的实力。

齐河的书画创作虽无大起大落,但也清晰地勾勒出一个抛物线形的发展轮廓,其顶端即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此时名家妙手迭现,笔酣墨畅,当仁不让,挥洒自如,留下了一段可圈可点的辉煌。齐河的书画家崇尚纯正的古意,多从读帖临池而出;又因方便就教于省城名师,境界便也豁然开朗。然而书画一事终究是个人事业,起决定性因素的还是个人的禀赋和努力,格局过于拘谨、笔墨功夫欠厚实或多或少制约了齐河书画家向高境界迈进的步伐。

齐河的戏曲曾有京剧、河北梆子、黄梅戏和一勾勾等几个剧种,而以京剧和黄梅为代表。齐河县京剧的发展演变一波三折。齐河京剧团创建于1952年,初名新光剧团,剧种有京剧和河北梆子,而以京剧演出为主。1956年剧团改制成为公私合营,1960年正式改组为齐河京剧团。此时演出的剧目主要是传统京剧,主要演员有杨元树、王韵生、吴鸣洲、朱筱岩等。1964年开始风行排演现代戏,“样板戏”逐步成为剧团的主打节目。这一阶段,齐河的戏曲工作者身上多带有从旧时代向新时代过渡的痕迹,基本功扎实,演出水平值得称道。“文革”期间,齐河京剧团演出“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等,盛况空前,热火朝天。1977年后,改弦易张,恢复演出传统剧目,主要演员有朱筱岩、吴鸣洲、王大昌、袁蓉华等。惜乎盛况不再,渐渐走到难以为继的地步,1983年县里指示齐河京剧团改为黄梅剧团。至此极盛而衰的齐河京剧淡出主流,今日依然活跃的业余剧团“齐盛社”和票友组织“麒吟社”正是当年的余绪遗韵。

齐河的黄梅戏曾因“出奇制胜”而轰动一时,被誉为“黄梅过黄河,齐鲁一枝花”。齐河黄梅剧团的出现适应了当时人们求新求变的要求,在山东省内掀起了一股争睹黄梅戏的热潮,演出场场爆满。1991年后,由于演员及演出设备老化、受到影视冲击、群众基础薄弱等原因,渐渐走上下坡路,至1996年实行人员分流,名存实亡。

    第二节 齐河当代文学的三个阶段及重要作家作品

建国后的齐河文学创作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以于英龙、戎玉秀、李朝晖为代表的50年代到70年代的文学创作,以朱多锦、张庆岭、解永敏、谯英伦、华锋为代表的80年代到90年代的文学创作,以徐茂顺、魏保和、赵方新、王新艳、魏海亮、朱长新、国洪玲、石勇、张玉华、孙德奎、李学民、姜仲华、侯寿伟等中青年作家为代表的当下文学创作。前一个阶段与后两个阶段之间泾渭分明,而后两个阶段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划分,二者多有交叉和融合。

发轫阶段的领军人物当为于英龙。于英龙出生于齐河县大黄乡的徒骇河畔,曾在齐河三中执教,后调德州二中任语文教师,复调德州师专中文系任写作课讲师。于英龙的创作以散文、小说为主,于上世纪五六年代在《少年文艺》、《大众日报》等报刊发表了《母女俩》、《班级之间》、《一件小白褂》、《一只软皮蛋》、《球赛》、《勤学》等小说、散文作品。他的作品多从现实生活直接取材,短小精悍,语言质朴,情节简单,主题鲜明,带有极强的为现实服务的功利色彩。同一时期出生于祝阿镇北关村的戎玉秀以绘画见知于世,上世纪60年代在绘画之外,也投身于文学创作,先后在《山东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了《金鞭记》、《陶瓷之一迷》等小说、散文,其作品富有生活气息,笔调轻松幽默,有一定影响力。70年代李朝晖发表了大量的诗歌,但受当时政治形势和创作风潮影响,作品多为讴歌式的主旋律诗歌。总地看,建国后前三十年的齐河文学创作乏善可陈,多为因循之作和宣传之作。这种弊病非齐河文学独有,普天之下斯时也皆斯文也。但我们并不能因此而否定他们的努力,应该把他们放置在具体的时代背景下加以考量,才能体现出其初创的意义和价值。

跃升期的代表作家有五位,他们是以诗歌为创作方向的朱多锦、张庆岭、谯英伦,以小说为主的解永敏和以散文为主的华锋。齐河的文学创作迎来了第一个春光烂漫、姹紫嫣红的时期,章丘人鲁风到齐河文化馆做临时工,大力鼓吹和引导文学创作,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他的带领下,1986年成立起来的齐河县黄河文学社成为文学爱好者的“圣地”,纷纷踏入这片文学的新生地,各类文学交流活动日益频繁,极大地激发了写作者的创作热情和发表欲望。

这时期“五人组”集体发力,相互砥砺,相互激发,大体在同一时期加入山东省作家协会,形成了一个创作活跃的文学小群体。

朱多锦(1945—2013年),赵官镇程官庄人,原名朱孝全、朱晓泉,号铸鉴。“文革”时期,正在山东师范学院读书的朱多锦因言而获罪,被下放至聊城改造。其后先后执教于禹城、齐河等地。1985年发起成立了路远诗社。1995年后担任《山东文学》诗歌栏目编辑,期间又创办了《华夏文坛》及“七亩园文化论坛”。出版有诗集《沉思岁月》、《朱多锦新世纪诗选》和理论集《发现与批判》等。朱多锦的文学创作活动开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或再早一些的文革时期。早期的诗歌充满理想主义的光辉,奔流着沸腾的热血和呼喊;九十年代后,他的诗歌趋于冷静的思索,以思辨性的张力替代了早年热烈激昂的直白抒情;新世纪之后,他又将反讽式的批判引入作品,使自己的诗歌艺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朱多锦的文学成就主要表现在现代叙事诗的探索、城市诗的创作和诗歌理论的建树三个方面。1985年创作的长篇叙事诗《妻意》和2011年的《父亲的高粱》,代表了他在现代叙事诗方面的努力。《妻意》的叙事方式突破了传统叙事诗《王贵和李香香》、《雷锋之歌》、《回延安》的模式,实现了由歌行体到诗体的本质转变。作品叙述了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与诗人在艰难岁月里的相濡以沫,细致入微地刻画了这位农妇淳朴坦荡的内心世界,同时反映了特殊时代里知识分子的备受摧残的命运,发出了一声苦涩的叹息。这首长诗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重视细节的刻画,留下了许多富有诗意的细节性名句。《父亲的高粱》回溯了一段苦难的往事,通过父亲偷偷开荒种植的一片高粱地,展开了一幅特殊年代的特殊画卷,表达了一个知识分子对“文革”的反思与批判。这两首叙事诗倾注了朱多锦大量心血,炼词炼意,呕心沥血,为当代诗歌贡献了不可或缺的作品。在朱多锦后期的诗歌创作中,城市题材的作品占据了较大的比例。在这部分作品里,他以一个游离于城市者的身份观察着城市,思考着城市,在他的眼里城市是个不可理喻的怪物,有太多的看不懂充斥其间,他把自己对城市的忧思和批判,通过一个个场景和细节生动呈现出来。他对诗歌理论的建树主要表现在对当代诗歌的流派划分、对现代诗歌审美建构的分析、对现代叙事诗的研究等方面。

张庆岭的诗歌面貌与朱多锦的绵密悠长不同,表现出一种黄钟大吕的阔大境界。张庆岭,马集镇油坊村人,2006年组建“沁湖诗社”并创办《小拇指》诗刊。他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登上诗坛,就展示了一位带有独立思考意识的歌者的睿智,作品往往被灌注着冷静而深沉的思索,这种赋予着诗人生命热度的思索剥开了生活和社会的表象,引人深省,发人一笑。先后出版了《追回的太阳》、《盲拓者》、《风云风雨风彩》、《灵魂的重量》、《带大海回家》等诗集。同时,他一直致力于诗歌理论的探索,他借鉴中国传统的“诗话”和“词话”形式,以对具体的诗歌作品的赏析和评判为切口,抽丝剥茧般地研究诗歌艺术本质,看似信手拈来,实则是妙手偶得。这方面的写作集中体现在《悬空阁说诗》和《好诗妙品录》两书中。

解永敏的小说创作是齐河文学的一方重镇。解永敏,焦庙镇解庄人,曾当过民办教师,参军后参加过对越作战,复员回地方任职。解永敏的早期小说,适逢西方小说理论泛滥时期,受其影响展现出较为明显的现代主义风格,意识流和象征等手法比较常见,语言刻意于欧式的句子,讲究叙事的气韵流动。这一时期的创作成果集中体现在中短小说集《河风》中。上世纪90年代后,他的小说回归到传统的现实主义上,擅长通过人物心理活动刻画个性,重视小说气氛的渲染,语言灵动跳脱,富于口语化色彩。这一时期以长篇小说《民办教师李达言的燃情生活》为代表。从这部长篇小说可以看出作家早年生活的一些痕迹。李达言是一名乡村民办教师,故事发生的背景正是中国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的时期,物欲开始横流,人性开始堕落,但李达言始终坚守着一位为教者的精神领地,艰难抵御着外部世界的种种诱惑。小说塑造的这位民办教师的形象丰富了当代文学形象的画廊。2000年后,解永敏又创作了长篇小说《暧昧与苦涩》,预示了他的创作方向的新调整。这部作品是他从熟悉的乡村题材向城市题材过渡的开始。小说以一群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济南的打拼为主要内容,描绘了欲望城市里人性的不尽挣扎和无奈沉沦。作品叙事大开大合,对环境的工笔描摹和简笔勾勒,铺展出一幅诗意回荡的泉城画卷。

井喷期的齐河文学创作自2000年持续至今,这一时期里,不仅老作家们的创作势头不减,而且中青年作家渐成气候。这一时期齐河的文学创作更加注重地域特色,以低空飞翔的姿势进行着新的定位;小说、散文、诗歌形成了固定的写作群体,尤其是以魏海亮为代表的网络小说为齐河文学创作赢得了全国性的声誉;但就总体成就而言,这些中青年作家尚不足以与“五人组”比肩。代表作家有徐茂顺、赵方新、魏保和、王新艳、国洪玲、张玉华等。

徐茂顺的文学冲动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理想主义的语境一直笼罩在他的字里行间,他似乎是一名精神世界的洁癖患者,独行于日渐浑浊的世间,用笔呼唤着流逝的真情,挽留着昔日美好的记忆,沉湎于追忆和幻想。他的散文惯常运用个人絮语和内心独白的方式,在一种个性化极强的叙述氛围里将文章的意蕴层层推展开来,其语言凝练而有爆发力。代表作多见于散文集《在遥远处》。

赵方新的写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1993年组织成立了齐河县银杏青年文友协会,1995年在《山东文学》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太阳地》。他的小说和散文深受汪曾祺、孙犁老一代作家的文风濡染,又接受山东本土作家尹世林、刘玉堂、张炜等人的影响,表现出强烈的乡土色彩和语言至上的趣味追求。他提倡立足齐河的现实生活,书写属于大地河流的文字,强调作品的民族性和地域性。早期创作以短篇小说《跑屋顶》、《灯黑黑》、《鞋殇》、《花生地》、《骂年》等一系列农村题材的作品为代表。近年肆力于散文和报告文学,2012年出版的散文集《翠微集》,以摇曳多变的笔调,细腻独到的体悟,雅致隽永的抒情,构筑出一隅遥远而易碎的“纸上的家园”。2011年与高艳国、解永敏合作了长篇报告文学《乡村涅槃——山东省齐河县农村社区建设纪实》,2012年与高艳国合著了中篇报告文学《绿野新传——山东省齐河农村产业园区建设纪实》,2013年由上述两部作品结构成而成的长篇报告文学《浴火乡村——中国新农村建设“齐河模式”透视》,2014年7月荣获山东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

《浴火乡村》是我国首部反映农村社区建设的长篇报告文学。2009年底,在位于鲁西北平原的齐河县,一场关系千万农民命运的实验——农村社区建设——悄然拉开了序幕。农村曾经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世纪八十年初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剧烈改变了农村亘古以来的面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农村发展的红利越摊越薄,“三农”出现了可怕的徘徊和停滞,急需一场新的变革重启农村发展的引擎,于是这场以改变农民生活条件进而改变农村生产条件为主要内容的变革应运而生。作品以身处社区建设激流中的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为主线,全景式再现了这场关系农民命运的深刻变革,探讨了农民和农村在当下的历史走向,对村落文明和农业文明的演进做出了令人信服的解读。五个形态各异的农村社区犹如五幅图画,从不同的侧面展示了这场变革给农村、农民带来的巨大变化。作品大量采用受访者的自述,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乡村语言和乡野风土人情的原生态。

作品敏锐捕捉住当前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最新动向,以客观真实细腻的笔调讴歌了发生在山东省广大农村的这场巨大变革,以文学的生动表现呼应了党和国家加快农业农村发展、建设农民幸福家园的重大决策,把在全国农村社区建设中产生重大影响的“齐河模式”给予了全景式的解读,使这一典型所蕴含的社会价值和历史意义得到了充分的彰显。

王新艳的小说创作以短篇小说为主,她的作品取材多从自己所熟悉的警察生活和司法领域选取,但又不同于纯粹意义上的“警察小说”,在她的作品里各类刑侦经侦案件都退缩回背景里,占据小说主体地位的还是人物的命运和个性。她不会故弄虚玄地卖弄案件的花里胡哨,只是踏踏实实地讲述人物本体的情感和精神历程。她的小说以不可捉摸的宿命感、具体可触的叙事氛围、细密绵长的语言兴味为特色。其代表作多见于近期出版的小说集《游在心湖里的一尾鱼》。

呼吸着乡间的朝霞夕晖的国洪玲,笔名果果,原籍黑龙江省,现居焦庙镇。她的诗歌深深根植在泥土和个人经历里,如同一位乡间的漫步者轻轻吟哦着年华的流逝和四季的交替。她的诗歌拥有独立的品格和安静的气质,诗坛的纷扰与她无关,世俗的纷争与她远隔,她指尖下流淌出来的是清新的鸟鸣、平静远去的黄河、微雨中的小酌,田园的风味和古典的意蕴俯拾皆是。她对诗歌叙述的掌控力度总给人恰到好处的感觉,不轻不重,不松不紧;她对诗歌节奏的把握似乎暗合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使她的作品散发出魅惑的魔力。她的诗歌集《无措篇》集中体现了其美学追求。

此外,与建国后齐河的文学创作遥相呼应的是几位齐河籍的诗人作家,他们是:以戏剧小说创作和文学批评享誉世界华文文坛、老齐河城马家园后人、台湾著名作家马森,以个性鲜明的诗歌创作见重于国内诗坛的著名诗人韦锦,以军事题材纪实文学屡获大奖的潘宝玉,以庞大深沉的抒情游走在诗歌边缘的王建新,以小说和纪实文学活跃在省内文坛的高洪玉,以富有探索性的诗歌行吟南疆的杨锋。他们的文学活动是齐河文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齐河文学走向全国的先声。

齐河文学创作有群峰而无高峰,有溪流而无长河,这恰恰正是值得人们期许的未来改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3 16:1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聊斋版主群  会员群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聊斋文化网-联谊论坛 (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主办 鲁ICP备12031519号 )


版权所有: 山东企业界文学艺术联谊会

GMT+8, 2018-10-16 07:0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